•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基于三星堆文化的煙斗文創產品設計研究

2022-04-15 點擊:
李思瑤1;徐景濤1;劉詠2;曾德光2;曾代龍3
(1.四川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四川三聯新材料有限公司,四川成都 610000;
2.四川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長城雪茄廠,四川德陽 618400;
3.四川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技術研發中心,四川成都 610000)
 
摘  要:該文以基于三星堆文化的煙斗文創產品為研究對象,提出了如何對文創視野下的三星堆文化進行分析、歸納與提煉,進而轉化為視覺設計符號,從凝練地域文化視覺元素、發掘地域文化內涵底蘊、融合地域特色煙斗工藝等方面分別探討并開展設計實踐。
關鍵詞:三星堆文化;煙斗文創產品;設計實踐
中圖分類號  TB47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b)-0129-04
 
 

Research on Pipe Cultural and Creative Product Design based on Sanxingdui Culture

LI Siyao1, XU Jingtao1, LIU Yong2, ZENG Deguang2, ZENG Dailong3

1.Sichuan China Tobacco Industry Co., Ltd., Sichuan Sanlian New Material Co., Ltd., Chengdu Sichuan, 610000, China;
2. Great Wall Cigar Factory of Sichuan China Tobacco Industry Co., Ltd., Deyang Sichuan, 618400, China;
3. Technology R & D Center of Sichuan China Tobacco Industry Co., Ltd., Chengdu Sichuan, 610000, China)
 
Abstract: In this paper, pipe cultural and creative products are regarded as the research object based on Sanxingdui culture. We proposed how to analyze and refine the Sanxingdui culture in the visual field of 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and converted it to visual design symbols. The design practice was discussed and carried out from the aspects of condensing the visual elements of regional culture, exploring regional cultural connotation and compromising the characteristic pipe industrial art.

Key words: Sanxingdui culture; Pipe cultural and creative products; Design practice 
 
     本土文化資源是地域文創產業的價值源泉,地域文創產業是推動地方文化經濟發展的綠色動力[1]?v觀國內外各個國家和城市的文創產業發展,無一不是依托本土文化資源,充分挖掘和展現地域文化特色,將本土文化元素與現代設計創意進行巧妙結合,不僅能夠賦予文創產品深厚的文化內涵,提升其市場競爭力,還能夠通過文創產品的傳播提高本土文化知名度,豐富國家和城市的形象內涵,兩者相互促進,相得益彰[2]。本文以基于三星堆文化的煙斗文創產品為研究對象,探索其文化視覺藝術元素與文創產品設計的結合方法。


1  三星堆文化元素提煉

     三星堆是中國現代考古學起步時期最早發現的大遺址之一,它以歷史久遠、文物精美、文化獨特、神秘莫測而備受世人矚目,世界各國的考古專家就其神秘之處的爭論長達半個多世紀,仍有許多千古之謎至今難以破譯,以致不少外國媒體稱三星堆遺址是來自“外星人”的文化[3]。三星堆遺址為我們開啟了一扇通往古蜀文明的大門,古蜀人獨特的政治文化、宗教信仰、生活習俗等通過美妙而靜默的文物呈現在世人眼前,令人嘆為觀止。我們通過對三星堆文化進行深入研究,著眼古蜀文明中的四大崇拜,提煉出其獨有的文化元素,將三星堆文化的神秘和絢麗賦予煙斗文創產品之上,力求兩者形神相通,妙趣橫生。
    縱目崇拜。三星堆有個非常神秘的地方,就是挖出了大量的“眼睛”!度A陽國志》記載“蜀侯蠶叢,其目縱,始稱王”,其墓葬稱為“縱目人冢”,據學者研究,所謂“縱目”,即指這種突目銅面具和銅面具上眼睛上凸起的圓柱等,而古蜀王國的第一代國王蠶叢真如古書所說長有奇異的縱目嗎?有學者認為,三星堆文明對眼睛的特殊崇拜,或許就是“蜀”字的來源,在甲骨文中,“蜀”其實更接近三星堆的大眼睛圖案,隨著漢字的演變,它的含義也出現了變化,不過足以證明眼睛在三星堆文明的重要性。
   面具崇拜。世界上許多古老部族、民族都有自己的面具史,面具反映了本族宗教心態、民俗心態和審美心態的發展與變遷。三星堆遺址器物坑出土的金人面罩在商周時期中國其他地區的文化中幾乎沒有,應當是商周時期四川盆地青銅文化典型性的因素之一。近現代民族學、人類學的調查證實,很多少數民族的巫師在祭祀、祈年、節日慶典活動中,廣泛地使用面具,以賦予自己與神靈溝通的能力,得到神靈的庇護,F代京劇、川劇等劇中人物的臉譜,現代流行的化妝舞會面具等都是面具的一種褪化了的表現形式。
   太陽崇拜。 “凡是有太陽照耀的地方,都有太陽崇拜的存在。”人類學家愛德華·泰勒這樣說。太陽是世界各民族神話里最具有普遍性的意象,19世紀西方宗教研究領域自然神話學派的代表人物麥克斯·繆勒提出,人類所塑造出最早的神是太陽神,最早的崇拜形式便是太陽崇拜。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眾多重器上都繪有各式各樣的太陽紋飾,表明“太陽崇拜”在三星堆古蜀國的宗教文化中頗為突出?梢酝浦,商代的古蜀國已有專門祭日的儀式,并當在古蜀國諸多祭儀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成都平原古族的信奉習俗,“太陽崇拜”一直延及東周,這些祭祀中的太陽祭尤其耐人尋味,以至當代有學者倡導設立“成都太陽節”,以示緬懷。據《華陽國志》記載,末代蜀王族的號為“開明”,一般認為,“開明”詞義與“太陽升起”密切相關,而金沙遺址出土的金四鳥繞日飾、銅立人像等,則正是商末至西周早期之間古蜀太陽崇拜的實物例證[5]。
   神鳥崇拜。三星堆王都初稱“陽城”,《華陽國志》稱為“瞿上”,義為神鳥之居,或者叫鳥族之地。三星堆祭祀坑中有許多鳥形紋飾,如身著鳥形裝飾的銅人像、神樹上的九只金烏以及國王金杖上的鳥形圖騰等都有著濃厚的宗教色彩。而金沙遺址出土的四鳥繞日的金箔,也體現出古代蜀人對鳥的崇拜,且是最早的鳥崇拜。在古蜀歷史傳說中,魚鳧、杜宇兩位蜀王都是以鳥命名,足以見得鳥在古蜀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而以兩種鳥所命名的兩代蜀王可能代表了古蜀經濟發展的兩個重要階段:捕魚的魚鳧代表漁獵經濟階段,促耕的杜鵑代表農業經濟階段。
 

2  基于三星堆文化元素煙斗文創產品設計方案

2.1  煙斗文創產品的設計思路

2.1.1 煙斗的設計思路
      煙斗文創產品設計,主要指煙斗及其配件的創意與實現,煙斗配件包括壓棒、打火機、煙斗架、皮包等,這里以煙斗和壓棒為實例進行產品設計實踐[6]。
      煙斗文創產品的設計思路主要有:圍繞“縱目崇拜”設計一款“縱目斗”,表現銅人縱目、大耳的特征,彰顯“千里眼”和“順風耳”的美譽;圍繞“面具崇拜”設計一款“面具斗“,表現古蜀文明特有的金面罩特色;圍繞“神鳥崇拜”設計一款“神鳥斗”,表現古蜀文明對鳥的崇拜。
2.1.2 壓棒的設計思路
     壓棒的設計思路主要以“商銅立人像”為原型設計一款“銅立人”壓棒,借助“銅立人”本身手握器物的姿勢,稍作變化,使其手握壓棒,造型富有趣味,搭配“縱目斗”和“面具斗”;蛞“商銅太陽形器”為原型設計一款“太陽輪”壓棒,以太陽神鳥為參照,搭配“神鳥斗”。

2.2  煙斗文創產品的材質選擇

2.2.1 煙斗的材質選擇
    (1)石楠木。石楠木于1850年開始成為所有制作煙斗中最受歡迎的材料,因為美觀耐用、木紋漂亮的外表及耐熱吸水的特征成為制斗效果最佳的木材。“縱目斗”和“神鳥斗”結構造型相對簡單,適合選取石楠木進行雕刻制作,使石楠木精美的木紋與自身造型完美結合。
    (2)海泡石。海泡石在19世紀曾是制作煙斗最流行的材質。因其質輕,散熱性好,細膩柔軟,極其適合雕刻,所以工匠們在制作海泡石煙斗的時候,樂于在煙斗外壁雕刻出十分精巧細致的浮雕圖案(一般取材自古希臘、古羅馬的神話故事,也有動植物、人物等造型),既美化了煙斗,又增加了煙斗的價值。海泡石煙斗用久了,在煙油和手汗的內外共同作用下,會散發出自然、深邃和高貴的棕金色。“面具斗”需結合金箔鑲嵌雕刻,結構造型相對復雜,適合選取海泡石進行精細雕琢。
    (3)竹根。竹根不僅形態奇特優美,能起到裝飾作用,而且質地輕巧而堅硬,一直是國人喜歡的雅玩之物,既可以用它制作煙桿,也可以用它連接斗缽和咬嘴。
2.2.2 壓棒的材質選擇
    (1)“銅立人”壓棒由木質的銅立人和金屬桿餅組成,木質銅立人可選取烏木或花梨木進行雕刻,金屬桿餅可選取銅鍍鉻制作。
    (2)“太陽輪”壓棒整體由銅鍍鉻制作即可。
 

3  基于三星堆文化元素煙斗文創產品設計實踐

3.1  煙斗的設計實踐

3.1.1縱目斗
     創意來源:“縱目斗”的創意來源為“青銅大面具”(如圖1)。三星堆青銅面具是全世界從古至今眾多面具中最富特色的文物群之一,具有濃厚的神巫文化特征與獨特的審美個性。其勁拔的線型與峻整的輪廓,合構成人神渾融的奇偉圖像,厚重沉穩、端莊謹嚴、碩大無比,凸顯出莊嚴雄強之勢,張揚著圣潔華貴之美,生動形象地勾勒出古蜀人多姿多采的想象世界,完美地表達了中華先民超越現實向往未來的精神訴求,顯現出神像的無窮威力及古蜀人高深的藝術造詣。
 
                  
圖1  青銅大面具                          圖2  縱目斗
   
設計說明:
“縱目斗”(如圖2)采用“保爾大叔 / 匈牙利”斗型,保爾大叔昂揚的斗缽弧度與威嚴的青銅大面具相得益彰,竹根上精致的突眼與斗缽浮雕突出的縱目相映成趣。斗缽采用石楠木制作,表面以青銅大面具的結構線做浮雕,以一節竹根連接斗缽和咬嘴。斗缽染為舊銅綠色,竹節為淡黃色,咬嘴為黑色。
3.1.2面具斗
    創意來源:“面具斗”的創意來源為“金面罩銅人頭像”(如圖3)。在三星堆遺址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就是“金面罩銅人頭像”,整件人頭像金光熠熠,氣度非凡,以其特殊的造型以及獨具特色的文化內涵馳名中外。青銅人頭像粘貼金面罩這一特點,說明當時的古蜀人已經視金為尊貴的象征。這類戴金面罩的人頭像在商周時期中國其他地區和其他文化中幾乎不可見,是古蜀青銅文明特有的文化現象,它反映的是古蜀文明濃郁的地域特色。
 
圖3 金面罩銅人頭像
 
圖4 面具斗
 
    設計說明:“面具斗”(如圖4)采用“保爾大叔 / 匈牙利”斗型,保爾大叔昂揚的斗缽弧度與氣度非凡的金面罩銅人相得益彰,外鑲金箔面具彰顯地域特色。斗缽采用海泡石制作,表面以銅人頭像結構線做浮雕,其上鑲嵌金箔面具,局部不對稱消融。斗缽染為舊銅綠色,金箔為金色,咬嘴為黑色。
3.1.3神鳥斗
    創意來源:“神鳥斗”的創意來源為“商銅大鳥頭”(如圖5)。三星堆出土了許多鳥類造型器物,其中青銅大鳥頭是形體最大的一件,造型較為簡潔,線條流暢,羽冠較淺,鳥喙內鉤,眼睛巨大,昂首睥睨四方,頗有獨立山巔、舍我其誰的氣勢。鳥與古蜀族的關系非常密切。古蜀時期創造了豐富多彩的鳥文化,鳥在當時的生活世界、藝術世界和精神世界具有相當重要的位置,青銅大鳥頭體量巨大,可見其地位尊崇,甚至有可能就是蜀王的象征。
 
 
圖5 商銅大鳥頭
 
 
圖6 神鳥斗

    設計說明:“神鳥斗”(如圖6)采用“公爵 / 大學教師”斗型,公爵斗型輕巧簡潔,輪廓干凈利落,與流暢的大鳥頭線條結合,整體風格時尚而靈動。斗缽采用石楠木制作,表面以商銅大鳥頭結構線做浮雕,左右臉對稱。斗缽染為舊銅綠色,咬嘴為黑色。

3.2  壓棒的設計實踐

3.2.1銅立人壓棒
     創意來源:“銅立人壓棒”的創意來源為“商銅立人像”(如圖7)。商銅立人像是中國先秦時代銅質造像之最大者,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青銅立人像,被譽為“世界銅像之王”和“東方巨人”。1986年出土的“青銅大立人”是三星堆知名度頗高的一尊雕像,整體高度為2.62米,雙手呈虛握的管環狀,關于它手握什么,有諸多推測,如權杖、禮器玉琮、象牙、木蛇等,還有學者認為他其實什么也沒有拿,而是手握日月,完全有掌管蜀國命運的能力。三星堆銅頭像的發型分為“笄發”和“辮發”兩種,而到金沙以后,發型變成“辮發”一種。
 
 
圖7 商銅立人像
 
 
圖8 銅立人壓棒
     
     設計說明:“銅立人壓棒”(如圖8)巧妙借用頭梳“辮發”的銅立人虛握的管環狀手勢,讓其手握壓棒,按壓斗絲。木質銅立人選取烏木或花梨木進行雕刻,顏色為舊銅綠色,金屬桿餅選取銅鍍鉻制作,顏色選取金色。其獨特的設計造型,使原本具有神秘色彩的文物增添了幾分趣味,同時也體現出了竭誠為斗客服務的思想。
3.2.2太陽輪壓棒
    創意來源:“太陽輪壓棒”的創意來源為“商銅太陽形器”(如圖9)。商銅太陽形器為商代的青銅器,器物構型為圓形,正中央部位凸起,其周圍五芒的布列形式呈放射狀,芒條與外圍暈圈相連接。陽部中心圓孔、暈圈上等距分布5個圓孔。太陽崇拜是人類最早的崇拜形式之一。太陽是人類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的最引人注目、令人迷惑不解、對人類生活最有影響力的運行不已的發光天體。
 
 
圖9 商銅太陽形器
 
 
圖10 太陽輪壓棒
 
     設計說明:“太陽輪壓棒”(如圖10)頂端為可旋轉的“太陽形器”,頂端與底部之間采用簡單地條狀圓柱體進行連接,壓棒整體由銅鍍鉻制作,呈金色。此種設計既富有賞玩性、趣味性,又蘊含著文物的神秘性。此外,“太陽輪壓棒”搭配神鳥斗亦有太陽神鳥之寓意。
 

4   

     地域傳統文化是一種特定區域的人民在特定歷史階段創造的具有鮮明特征的考古學文化,具有強烈的代表性與差異性。各個地區文化資源與內涵的不同,給予了設計師極為廣闊的設計天地。在基于三星堆文化的煙斗文創產品設計研究中,我們通過設計實踐,總結出了文化視覺藝術元素與文創產品設計的結合方法及需遵循的原則,即設計師不能盲目地濫用地域文化元素,更不能照搬、照抄,而應在系統性學習、了解地域文化的基礎上,進行歸納凝練、元素解析,提取出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元素轉化為設計元素,與所設計的產品進行有效結合。這樣才能賦予文創產品強大的生命力,使其散發出深厚的文化力量,立足本土市場,走向世界。


參考文獻

[1] 吳威.創意產業與區域經濟增長互動發展研究[D].吉林:吉林大學,2014.
[2] 高宏宇.文化及創意產業與城市發展[D].上海:同濟大學,2007.
[3] 郝雅莉,熊濤濤.基于中國傳統文化創新的旅游紀念品設計研究[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2016(06):204-208.
[4] 王立森.基于地域文化符號的旅游紀念品設計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學,2017.
[5] 王玉婷.地域文化符號在旅游紀念品設計中的轉化方式研究[D].石家莊:河北科技大學,2017.
[6]李娟,陳香.地域文化符號融入博物館文創產品的設計策略[J].包裝工程,2020,41(08):160-165.
[7] 李超.文化符號在“得勝堡”旅游文創產品設計中的研究和應用[D].北京:北京印刷學院,2019.
[8] 寇樹芳,金勇泉,包頭.內蒙古文化符號在文創產品中的應用研究[J].設計, 2018(18):126-128.
[9] 張巧.南京特色元素文創產品設計開發[J].大眾文藝,2018(14):86-87.
[10] 王鵬鳴,黃慧.基于慶陽香包元素的文創產品設計探索[J].設計,2018(07):84-85.
[11] 柏小劍.基于永州地域文化的陶瓷文創產品設計研究[J].文化創新比較研究,2021,5(09):165-167.
[12] 李如菁.博物館文化商品再思考[J].臺灣設計學報,2013,14(4): 66.

 
作者簡介:李思瑤(1988—),女,四川資陽人,本科,煙斗設計師,研究方向:煙斗材料及工藝與設計研究。
作者:曾代龍(1968—),男,四川德陽人,碩士,高級工程師,研究方向:煙斗絲研發及煙斗材料與工藝研究,通信郵箱:dailongzeng@sina.com。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影音先锋a悠悠资源网,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久久无码综合网,东京热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