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認知語言學視角下的網絡熱詞 “躺平” 及其英譯研究

2022-04-13 點擊:
任丹
(西南民族大學,四川成都  610041)
 
摘要:最近“躺平”成為了網絡熱詞,并在國內外各大網站上走紅,該文借助CCL、COCA語料庫、人民網以及Antconc3.5.9,嘗試從認知語言學視角對“躺平”及其英譯進行研究。其研究得出:“躺平”發生了語義、詞性演變,其演變符合概念隱喻、概念轉喻,語義更抽象、消極,詞性除作動詞還可作形容詞、名詞。目前該熱詞的英譯有:“lie flat”、“lie down”、“laid back”、“couch potato”、“slack off”、“supine”等。其中,當表示躺平動作這一傳統語義,可用“lie flat”、“lie down”、“supine”,表熱詞“躺平”新含義,心理放松或者迫于競爭壓力,變得消極而不奮斗,可用“couch potato、supine、slack off、laid back”,“supine”最能表當今熱詞“躺平”之意。目前該詞已有的英譯存在語義不對等等問題。對此,筆者提出:譯者譯熱詞時應考慮詞的詞性、搭配、語義韻以及演變認知機制,并堅持語義韻對應原則、歸化原則、直譯與意譯相結合原則,年輕一代堅決不能“躺平”,要勵砥礪前行,不負韶華。
關鍵詞:認知語言學;“躺平”; 概念隱喻; 概念轉喻; 英譯分析
中圖分類號:H31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1(b)-0059-04
 

Study on the Buzzword Tangping and Its English Transl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gnitive Linguistics

REN Dan
(Southwest Minzu University, Chengdu, Sichuan, 610041, China)
 
Abstract: Recently, Chinese word “躺平” becomes a buzzword, and is in vogue on domestic and foreign websites. Through CCL, COCA, People’s Daily, Antconc 3.5.9, this paper will study “躺平” and its English translation from cognitive linguistics perspective. The result shows that “躺平” has gone through changes in part of speech and semantic meaning, which do accord with conceptual metaphor and conceptual metonymy. Its semantic meaning becomes more abstract, negative. It can be a noun and adjective besides verb. Existing English translation of “躺平” are “lie flat”, “lie down”, “laid back”, “couch potato”,“slack off” and “supine”. When “躺平” refers to traditional meaning: the action of lying down, it can use these expressions: “lie flat”, “lie down”, “laid back”,“supine”. When it refers to new semantic changes of “躺平” such as mental relaxation or doing nothing due to competitiveness and stress, it can use “couch potato”, “supine”,”slack off”, “laid back” as expressions. “Supine” can best illustrate current meaning of “躺平”. Here are many problems in its English translation such as semantic asymmetry. The author proposes that translators should take words’ part of speech, collocation, semantic atmosphere and cognitive mechanisms of changes into consideration when translating buzzwords. In addition, they should adhere to semantic rhyme correspondence principle, domestication principle, principle of combing literal translation with free translation. Young generation cannot “躺平”, and should forge ahead and live up to their youth.
 
Key words:Cognitive Linguistics;“躺平”;Conceptual metaphor;Conceptual metonymy; English translation analysis
 
     當前“躺平”一詞熱度極高,起初,該詞為行為動詞,而隨著時代發展發生了演變,其為娛樂圈粉絲們的一種常用話語,他們理解的躺平來源于“躺平任嘲一詞”,其或誕生于2016年,其含義為:這次我再洗白也洗不動了,躺下來任由你們來嘲諷[1]。2021年4月,一名昵稱為“好心的旅行家”的網友,其是一名“躺平學大師”[2],在百度貼吧中的中國人口吧發帖,帖中分享了他的躺平生活與哲學,這貼一發出便在網絡走紅,網民們也在網絡上討論“躺平”、“年輕人是否應該躺平”等話題,由此,“躺平”走紅各大網絡媒體,成為網絡熱詞[3]。令小熊等研究學者們也紛紛對其展開了解讀。該文嘗試從認知語言學視角對“躺平”的演變及其英譯進行解讀[4],使讀者了解“躺平”一詞的演變機制,該詞背后所隱藏的文化以及該詞恰當的英譯,同時,筆者希望為其他研究學者提供網絡熱詞研究的另一思路。
 

1理論基礎

     認知語言學主要研究語言特性如何反映人的認知,其主要觀點為:人的大腦的經驗是由客觀世界在大腦中的重現而成,由此形成概念世界。概念世界與真實世界是不相同的,概念世界為語義結構提供環境。對世界進行范疇化和概念化的過程則是語義。其有概念隱喻、概念轉喻等相關重要理論[5]。網絡熱詞具有流行性、創新性特點,備受人們關注,研究學者嘗試從認知語言學視角進行研究。筆者研究發現,“躺平”可以從概念隱喻、概念轉喻進行分析。
     概念隱喻是人認識、表達世界經驗的一種普遍方式。概念隱喻分為結構隱喻,方位隱喻和本體隱喻。結構隱喻是由一個概念構建另一個概念,而方位隱喻則為一個概念通過完整的體系構建另一個概念,本體隱喻則是通過物體和物質來理解相關經驗,并且把他們充當種類中離散的實體和物質[6]。
    概念轉喻指在同一概念域中將其中一個部分用來喻指另外一個部分或整體,或用整體代部分。Lakoff和Johnson認為,轉喻是具有概念性特點的。轉喻的概念關系是X代表Y,兩個主體之間有著密切或直接的關系[2]。
 

2研究問題

(1) “躺平”是否存在演變?如存在,演變是否存在認知原理?
(2)“躺平”一詞已有的英譯有哪些?已有英譯詞在英語本族語中是如何運用的?如存在演變,“躺平”演變后應如何英譯?目前該詞的英譯案例是否存在問題?熱詞英譯因遵循什么樣的原則?
 

3研究方法

(1)首先,采用 CCL 語料庫,其是北京語言大學漢語研究中心所建的語料庫,其由現代漢語語料庫、古代漢語語料庫組成,共計4.77億字[7],筆者通過該語料庫進行檢索“躺平”一詞的使用狀況。
(2)其次,作為主要為新聞平臺、交互平臺,人民網具有時效性強、權威性高等特點,其為了解網絡熱詞的首選平臺,該文通過該平臺檢索“躺平”是否有新用法,如有,則從認知語言學視角對“躺平”演變進行分析。
(3)再者,采用COCA語料庫 ,其全名為Corpus of Contemporary American English,該語料庫語料范圍涉及廣,包含口語、小說、雜志、報紙和學術期刊五大類,筆者通過該語料庫檢索已有“躺平”英譯詞在真實英語語境中的相關用法。
(4)最后,Antconc3.5.9檢索軟件具有詞語檢索、生成詞表以及主題詞功能,筆者通過對“躺平”英譯詞三四詞詞塊進行研究,分析英譯詞相關詞性、搭配及語義韻。在此基礎上總結出“躺平”演變之后不同語義、詞性相應的英譯詞。并對“躺平”已有的英譯案例進行評析,提出熱詞英譯原則。
 

4認知語言學視角“躺平”的演變

     語言認知是認知語言學的主要關注點,其認為語言與人類認知和經驗相關,存在概念隱喻、概念轉喻、范疇化等相關認知機制。語言是人類的產物,固然會隨著人的認知、經驗變化而發生變化[8]。通過研究發現,“躺平”存在認知演變,該文將嘗試對其進行詳細分析。

4.1概念隱喻原理下的詞義轉變

    通過分別檢索CCL語料庫以及人民網,兩者對比發現,“躺平”詞義存在變化,其變化符合概念隱喻原理。
    在CCL語料庫中共檢索出22條“躺平”語料,其都指躺的動作,然而在人民網、百度等檢索發現,“躺平”詞義存在變化,比如:氣溫“躺平”,我舍不得“躺平”,可同時也排斥“內卷”。其所有的”躺平”都與原義不同。氣溫“躺平”,表示氣溫持平,基本上沒變化。躺平動作,就是平直躺著,其由原來躺平動作原域,可以讓人們映射出躺平就是平直、無彎曲波動這一狀態目標域,其符合隱喻認知機制,使語義更加抽象。我舍不得“躺平”,可同時也排斥“內卷”,此處躺平并非躺平動作,其指在強烈的競爭壓力下,人們再怎么努力也改變不了任何現狀,因此他們直接“躺平”,此處躺平動作源域可以讓人們映射到心理躺平這一心理目標域。其目標域語義比原域語義更為抽象,由此可得出“躺平”詞義變得抽象,其變化符合概念隱喻認知路徑。    

4.2轉喻機制下的詞類再范疇化、詞性轉變

     轉喻是同一概念域中將其中一個部分用來喻指另外一個部分或整體,或用整體代部分。比如“眼鏡,過來”,其中眼鏡是指某人外表特征,此處為部分特征代指整個人,因此,本意為讓這個帶著眼鏡的人過來,這種現象在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網絡熱詞也如此,其也存在概念轉喻認知機制。
4.2.1詞類再范疇化
    通過檢索CCL 語料庫以及人民網對比分析發現,“躺平”存在詞類再范疇化現象,原指平躺動作,而現在可指年輕人們的心理狀態,甚至成為家居APP的名字,其中存在部分概念代替另一部分或整體概念,其符合轉喻范疇,原范疇發生了去范疇化,該范疇化轉變沒有導致詞本身變化,而使詞義發生變化,使該詞脫離原語義范疇,而成為了新范疇的一員,新范疇成員“躺平”某些特征激活,并被廣大網友所廣泛運用,實現了“躺平”再范疇化。
4.2.2“躺平”形容詞化、名詞化
    范疇化表現形式有詞類的形容詞化、動詞化、名詞化。筆者檢索發現,“躺平”存在形容詞化、名詞化,比如:“躺平的一代”,“躺平族”,“躺平APP”。從前面兩個例子中可以看出躺平由動詞轉化成形容詞,其由躺平動作代指了一代年輕人心理狀態,現狀,雖存在跨域映射,屬于隱喻現象,但在此轉喻依然起了決定性作用,部分代指整體。另外,“躺平”成為了家居APP名稱,其實現了“躺平”名詞化,該家居軟件目的是給消費者隨心所欲的家居生活,使消費者實現真正的躺平,其躺平動作代指該家居,其由部分含義轉變成了更廣泛含義,符合概念隱喻機制,在此機制下,實現了“躺平”的形容詞化、名詞化。

4.3“躺平”背后的“喪文化”

    如今“躺平”因時代發展,被賦予了新含義,表年輕人處于競爭力大,高壓力,內卷化嚴重的時代,再怎么努力,都不能改變現狀,由此選擇放棄無味的掙扎, 直接“躺平”。該含義體現出年輕人的無助與壓力。如今高物價,高房價,快發展社會,年輕一代雖辛苦拼搏,生活依然艱辛。與其勞累奔波,還不如直接“躺平”,其中道出無數人的心酸與無賴,反映出了年輕一代的“喪文化”。
 

5“躺平”的英譯分析

     上文從認知語言學視角對“躺平”語義詞性演變進行了分析,然而另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是演變后不同語義、詞性的“躺平”應如何去翻譯。目前對于“躺平”的翻譯層出不窮,譯界翻譯質量如何,仍有待探討,在此,筆者嘗試對“躺平”進行英譯分析,首先分析已有的“躺平”英譯詞的真實詞性、搭配及語義氛圍,歸納中文“躺平”演變后不同語義詞性有哪些相應的英語詞匯,其次對現有“躺平”英譯案例進行評析。

5.1“躺平”多種英譯詞的真實語境運用分析

     筆者通過《英漢大辭典》、《新時代漢英大辭典》、百度、有道翻譯、抖音進行檢索發現,目前“躺平”英譯有“lie flat”、“lie down”、“laid back”、“couch potato”、“slack off”、“supine”等。將這幾組詞分別在COCA語料庫進行檢索,“lie flat”共計檢索出248條,通過對其三四詞塊分析得出,“lie flat”多指躺平動作,常與介詞on搭配,是動詞詞性,中性語義氛圍,多與身體部位詞搭配,意為多種躺姿。“lie down”檢索出8080條,發現該短語多單獨使用,且也可與介詞on搭配,比如:lie down on the back/ my side/ my stomach。語義仍是躺的動作,屬于中性語義動詞。對于“supine”, 共檢索出470詞條,其詞性多為形容詞、副詞,例如: lie supine,supine position,多指躺平動作,但supine也可表懶散的、消極、茍安之意。其語義氛圍多為中性或者消極。對“couch potato”共計檢索到了280條,“couch potato”為名詞,表極其懶惰、成天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人,或者表不做事,肥胖而壞習慣成堆,極度懶惰之人。因此,其語韻多為消極。對“slack off”進行檢索共計出181條,該短語多單獨使用,常用否定式,比如:“Don't slack off”,其多為動詞,語義氛圍多為消極,因此要慎用。“laid back”檢索出760條,多為積極語義的形容詞,比如:“Wanted Is Love” has a laid back feel to it。

5.2“躺平”演變后不同語義、詞性相應的英譯用詞

     通過對已有“躺平”英譯詞詞性、語義、搭配檢索分析后,該文歸納出了“躺平”演變后不同語義、詞性相應的英譯用詞。
5.2.1“躺平”演變后不同語義相應的英譯用詞
    “躺平”表躺平動作,恰當英譯有“lie flat”、“lie down”、“supine”。“躺平”演變以后的抽象語義表心理躺平,表懶惰、無助、自愿放棄、茍安,亦或是悠閑自在,可用“couch potato、supine,slack off、laid back”,其中,supine最能表達如今網絡熱詞“躺平”含義,表再怎么奮斗都不能改變現狀,直接選擇心里“躺平”。
5.2.2“躺平”演變后不同詞性相應的英譯用詞
     “躺平”作動詞,可用“lie flat”、“lie down”、“slack off”等動詞詞組,作形容詞,可用“supine”、“laid back”,作名詞,可用“couch potato”或“Tang ping”。

5.3現有“躺平”英譯使用案例評析

    “躺平”在國際網絡平臺被頻繁報道,BBC報道為:“China’s new ‘tang ping’ trend aims to highlight pressures of work culture”。其中“躺平”為音譯,看似平平,但實則考量周全。因為“躺平”熱詞源于中國,獨具中國特色,英文中沒有與其完全相應的詞匯,因此音譯是一個明智之舉,其后附加的解釋,傳達該詞確切含義,該音譯方法保留了原有中國特色,同時也傳達了原有意味。
     CX TECH中的標題為“Trending in China: Young Chinese Reject Rat Race, Embrace ‘lying flat’。其中躺平為直譯,“Rat Race”表激烈競爭,其與“lying flat”形成鮮明對比,同時“Reject”拒絕與“Embrace”擁抱形成對比,能夠有效傳達“lying flat”其中之意。此句英譯的點睛之筆在于“Rat Race”。
     此外,海外頗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Reddit上的一個帖子,把“躺平”譯成“couch potato”,其為俚語,字面含義是沙發土豆,柯林斯字典中解釋道couch potato指花大部分時間看電視,不鍛煉或沒有任何興趣愛好的人。該詞具有消極語義氛圍,但其沒有將年輕人們心中的壓力與無奈表達出來,僅突出了消極部分,該英譯不妥,所謂“躺平”中的一代,并不是他們本質上懶惰,而是迫于壓力而無奈選擇“躺平”,該英譯語義韻不對等。

5.4網絡熱詞英譯原則

5.4.1語義韻對應原則
    語義韻則為語義氛圍,英譯應堅持語義韻對等。“躺平”并不全是消極氛圍詞,因此,英譯時要注意表達是否符合該詞的語義氛圍。比如:“lie down”,其只表躺的動作,但并沒表達出如今“躺平”,其語義韻不匹配。
5.4.2歸化原則
     譯者可借鑒英語國家的本族語習慣性表達。直譯難以被理解,譯者可以嘗試尋找相近的本族語表達。比如“coach potato”就具有如今“躺平”的意思,雖意思有出入,但附加意譯能夠讓國外了解其含義,表達較為自然貼切。
5.4.3直譯與意譯相結合原則
     直譯與意譯相結合,簡單明了。該方法常常被廣泛應用于譯界,其既能保留原有滋味,也能將意思傳達到位。比如在翻譯“躺平”時,譯者譯成 “Tang ping, Lie down,lie flat ”,附加意譯。雖沒有英語本族語地道,但其方法能切實有效地傳達出含義,同時也能彰顯中國特色。
 

6

     筆者通過分析得出,“躺平”存在語義、詞性演變,其“躺平”演變符合概念隱喻、概念轉喻認知原理,其由原來躺平動作演變成心理的“躺平”,表達再怎么努力,其結果一樣的無奈或者心里悠閑自在,詞性、語義增多,可做動詞、形容詞、名詞。其中,表示躺平動作英譯有“lie flat”、“lie down”、“supine”。對于心理的“躺平”,不想再奮斗,茍安,亦或者過得悠閑自在,可用“couch potato、supine,slack off、laid back”。“supine”最能表當今中國熱詞“躺平”之意。通過實例分析,目前“躺平”英譯存在語義不對等等問題,筆者提出在譯熱詞時譯者應該堅持語義韻對應原則、歸化原則、直譯與意譯相結合原則。同時,我們年輕一代不能選擇“躺平”,使命仍在,我們要滿懷希望,勵志前行。
 

參考文獻

[1] Evans V,Green M. Cognitive Linguistics.An Introduction[M].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2006.
[2] Lakoff George and Johnson Mark,Metaphors we live by.Chicago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0.
[3] 陳兆平.“內卷”和“躺平”:網絡熱詞的情感表達[N].國家電網報,2021-6-11.  
[4] 宦菁.解構“躺平”[J].風流一代,2021(21):12.
[5] 令小雄,李春麗.“躺平主義”的文化構境、敘事癥候及應對策略[J/OL].新疆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2(01):1-16.
[6] 徐雪琳.認知語言學視角下的網絡語言變異[J].黑龍江科學,2020,11(03):54-55.
[7] 楊莎莎.基于語料庫的網絡熱詞“套路”的英譯研究[J].上海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40(01):30-35.
[8] 張蒙蒙.莫當“躺平干部”[N].中國組織人事報,2021(006).


作者簡介任丹(1996.5-),女,四川巴中人,碩士,研究方向:認知語言學,社會語言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影音先锋a悠悠资源网,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久久无码综合网,东京热全集